当前位置:好域名情感我的美女房客林诗曼(帅气房东将醉酒女房客带回家)
我的美女房客林诗曼(帅气房东将醉酒女房客带回家)
2022-11-23

“滚。”

孙华猛地转身,眸子中冷芒闪出,犹如利箭刺入眼镜男的眼中,声音仿若一道惊雷,滚滚而来,涌入眼镜男的耳朵。

眼镜男不由得浑身一颤,搭载孙华肩膀上的手臂,因惊恐而放了下来。

眼睁睁的看着孙华抱着闫琪倪离开酒吧,眼镜男恨恨地吼道:“小子,我表弟是派出所的所长,你让我在见到你,否则有你好果子吃!”

他也就口头上威胁危险,并没敢上去和孙华硬拼。

孙华将闫琪倪扔进了车里,自己也上了车。

问题来了!

谁来开车呢?

“孙华,谁让你把我从酒吧里带出来的?”

闫琪倪硬要打开车门,想再回去,却被一根银针刺入后脑,缓缓倒在了孙华的腿上。

“咦,真是大胆啊,连车窗都不关!”

路过的一人看了车内的两人,露出鄙视的表情。

为什么非要关车窗,难道法律规定,在车里就必须要关窗吗?

俯首一看闫琪倪趴的奇葩位置,孙华连忙伸手将车窗给关上了!

真是天大的误会啊!

想了一会儿,孙华终于有了个好的办法,用银针刺入闫琪倪头上几处大穴,并利用内劲,将她体内的酒逼了出来。

折腾了七八分钟,闫琪倪才逐渐苏醒。

“醒啦?”孙华悠悠的问。

闫琪倪点头,刚才被眼镜男猥亵的事情浮现于脑中:“谢谢。”

“甭客气,谁让你是我房东呢。咱们现在能回去了吧?”

时间已经不早,等回去之后,还要给柳雪慧进行针灸治疗,他也不想在酒吧这种夜场混的太晚。

“嗯。”

两人开车离开酒吧。

“好端端的,怎么突然要来酒吧喝酒呢?”孙华有一句没一句的问道。

闫琪倪心神一动,眼角的余光从孙华身上扫过,眉眼间闪过一缕哀愁:“你怎么知道我好端端的?”

吃了个闭门羹,自己的确不知道,莫不是这个火爆脾气的女人,还有心事?

“以前没有见过你喝醉回家过,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孙华纳闷的问。

闫琪倪脾气火爆,心事根本藏不住,何况她也不像一个不会保护自己的女人,今天这个妖精是怎么回事?令人琢磨不头。

闫琪倪向孙华抛了个媚眼:“今天不是有你在我身边嘛,我正好能痛痛快快的发泄一下。”

“别总调戏我。我可是风中的一匹狼!”孙华面无表情的说。

闫琪倪莞尔一笑:“只怕你有狼心,没狼胆。”

孙华顿时不想搭理她了,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——爱讲大实话呢!

两人回到家,柳雪慧已经等候多时。

房间中——

孙华为柳雪慧针灸完毕,柳雪慧心中却一直忐忑不安。

“孙华——”柳雪慧犹犹豫豫的说。

孙华微笑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——没什么。”柳雪慧站起身:“时间不早,我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好好休息,有什么话就说出来,心情好,病才能好得快。”

柳雪慧刚才想说什么,孙华不知道,但她肯定是放在了心里边没说。

心事重重,对一个病人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柳雪慧点了点头,回到了自己房间。

这一晚,她失眠了。

当时她很想问孙华,他们两人怎么这么晚回来,而且身上还沾染了酒气。想到自己和孙华目前只是朋友兼病人与医生的关系,便没问出口。

而夜里,在她的脑中,充满了闫琪倪和孙华肩并肩回来的画面,挥之不去。

经过一晚上的修炼,他的真藏诀终于达到了入门境界。

真藏诀,修真元之气以养肉身,所谓入门境界,便是气充五脏。

五脏即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。存于体内藏精气神而称之为脏!精气神涌入五脏而聚,经筋脉涌入六腑而出,此乃生理循环,自然规律。

而真藏诀则将人体精气神所化的真元之气,充于五脏之内,寸而不失,形成内劲,任由人体调用。

孙华如今肾脏内真元之气充盈,对真藏诀的修行,俨然已登堂入室。

待五脏之内全凝聚真元之气,五脏盛而邪不侵!到那时,才能称之为高手!也能冲击更高的境界!

第二天醒来,孙华换了条新的内裤。

孙华摸了下鼻子,自言自语的笑道:“肾藏两精,体内之精,体外之精。如今内精充盈,这外精也随之溢满,导致遗精。真是……”

嘭嘭!

没说完,房门被敲响了。

“来了。”

顺手将沾有外精的内裤枕头底下,等有时间清洗一番。

打开房门,闫琪倪慵懒的扶着木制木框,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
孙华脸色微变,这女子扶树干是奸啊!

“啥事说。”

闫琪倪眯眼笑道:“自然是好事。”

孙华愣神,警惕性更高:“你找我会是好事?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吗?”

闫琪倪神色一变,怒道:“老娘找你就不能是好事了吧?看你这幅怂样,连开车都不会,我给你找了驾校,你今天去给老娘学车!”

这闫琪倪翻脸跟翻书似得,也是让孙华服服帖帖的。

学车本是件好事,但从闫琪倪口中说出来,便引起了孙华的高度怀疑。

这奸诈的女人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

“你不会在算计我吧?”孙华问。

“老娘会算计你?一穷二白,你有什么值得老娘算计的?”闫琪倪大大咧咧的说。

孙华耸了耸肩,说:“保不准你看上我,想借这个机会对我略施恩惠,让我感激你,然后你就能——嗯。没错,肯定是这个样子!”

闫琪倪抬手把孙华从房间里拽出来:“少给老娘耍贫嘴,不学车也可以,我的宝马车修理费用你出!”

乖乖,我还是去学车吧!

孙华一脸憨厚笑容:“嘿嘿,闫小姐,看您说的,不就是学个车嘛,说个地址,咱马上去!”

来到顺通驾校,报了名字,孙华在等待学校的安排。

闲着没事,他就在学校里溜达一圈,感受一下新奇的事物。

“臭小子,每天不给老子好好地学车,脑子里都装的什么?”

“林教练,我——”

“说你还不服气了?学不学?不学滚蛋,你不学,有人跟老子学!”

“学、学。”学员唯唯诺诺的应付道。

那名教练,心满意足的点头:“要学就给老子特么好好学,知道不?”

孙华在远处不以为然的看着这对搭档,传说驾校的教练都很牛气,今天一见果真闻名不如见面。